城北徐公

囚笼(十三)

这是我太太,疯狂打call!!!

须花误:

  玉藻前发现,自从上野寺回来后,天皇愈发依恋他了。
  除了朝堂之上,天皇几乎时刻都陪伴在他身边,风铃在微风中发出清脆的声响,天皇就趴在满是阳光的窗台上打盹,迷迷糊糊中接触到他的视线,那清亮的眼睛里就晕开了笑意。


  玉藻前为他画了很多画像。
  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些画像究竟有什么意义。
  天皇是他必死的仇人,这日子每过一天,不过都是朝着死亡更近了一步,连清脆的风铃声,都好似丧钟长鸣。
  这些画像,无论此时以多么温柔的笔触勾画,最终的结局也不过是随着烈火化为灰烬。
  可他还是忍不住拿起了画笔。
 
  那雪白的宣纸上,天皇穿着青色的衣袍,乌黑的长发,天光温柔地照亮他的眉眼,连他浓密的睫毛都被染上了淡淡的金色。
  天皇总盛赞玉藻前的美貌,却不知他本人在窗边的侧影,也称得上举世无双。


  玉藻前精细地勾勒出天皇衣上的每一处细节,画完后却总觉得缺了些什么。
  天皇的身后是一扇黑色的嵌着螺钿的屏风,但玉藻前望着,总觉得他手边还该有些什么。


  他无意识地勾勒了几笔,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几笔画出的是只狐狸。
  看不出细致的模样,但狐狸的姿态已经跃然于纸上,这只狐狸身后远不止一条尾巴,正靠在天皇的手边,好似亲密无间。


  玉藻前的手顿住了,惊出了一身冷汗。


  天皇察觉到他的动静,也凑过来瞧了一眼,看见那只淡淡的狐狸,也不由愣住了。
  但他很快收敛了惊讶的神态,他拿起画纸,对着光仔细打量,微笑道,“阿藻,这幅画送我吧。”
  “我很喜欢狐狸呢。”他说道。


  玉藻前深深地望了他一眼,应下了。


  但后来,天皇收到的那副画作上,那只狐狸只有一条尾巴,是只普通的赤狐,冷冷地靠坐在天皇身侧。


  -


  三月初,春花渐次开遍的时候,朝堂上一名年轻人引起了玉藻前的注意。
  那是天皇新晋的宠臣,名为茨木,进入朝堂不过短短几月,就已经有了不少交好的对象,偏偏天皇还对他放任不已。


  然而玉藻前的手下送来的密报上清楚地写着,这名为茨木的青年,乃前任太子的遗腹子。


  前任太子,是死在现在的天皇母家手上的。
  虽已是前朝秘闻,前任太子也死去多年,对外谎称暴毙,但玉藻前得到的情报中,前任太子真正的死因,是被人揭发与妖族勾连,意图颠覆皇室,故而被秘密处死。
  其中最大的证据,就是太子偷偷地恋慕上了一个妖族女子,甚至使其有了身孕。
  而偏偏这名女子非普通妖族,而是出身被人类皇室灭族的白羽一族,与皇室有着有着深仇大恨。
  前任太子,居然与这样一个女子有了私情。


  若是放任这对母子被处死,前太子也许还尚有一丝生机,偏偏他在父皇面前还要一力袒护那名妖族女子,甚至不惜以命相搏。
  最终他被凌迟处死,前太子府所有人,亦遭株连。
  太子的母亲中宫,亦被幽禁,愤懑而死。
 
  而一手铸成这一场悲剧的,正是现在天皇的母家。
  因揭发有功,天皇母妃得以获封弘晖院女御,荣及家族。
  那一年,天皇还是个八岁的孩子。


  也就是那一年后,传言是前太子亡灵作祟,宫中接二连三地出事,二皇子被侍女下毒而亡,三皇子射猎时被鹰啄瞎左眼。


  兜兜转转,这皇位,最终落到了本不被看好的天皇头上。


  这便是一段被尘封了的往事。
  多年过去,已无人提及。
  甚至连当年的知情者,都跟着相继离世。


  可当年本该随着母亲一起死去的前太子之子,如今却堂而皇之地重新站在了阳光底下,甚至化名为鹤田茨木,进入了朝堂,得到了天皇的宠幸。
  他所借的身份,乃是鹤田家因体弱常年闭门不出的三子。而鹤田家的家主,正是当年前太子的密友,也是前太子母家的姻亲。


  这些陈年秘辛被一一摊开在阳光下,宛如一个早已腐烂的伤口被揭开了。


  玉藻前记得那个名为茨木的年轻人的模样,还是个十五岁的少年,眉间却带着势不可挡的锐气,似名剑初露锋芒。
  他绝不是什么软弱可欺之辈。
  如今他再步入这害死他所有亲人的宫廷,身后有鹤田家的力挺,还有前太子遗留的旧部相助,只怕是要与天皇不死不休。


  玉藻前抓着密报的手紧了紧。
  他身边的黑衣人还在向他汇报,“那茨木童子极其亲近妖怪,据说他身边有一员大将,乃大江山鬼王酒吞童子。酒吞童子极为高傲不驯,却能愿意屈尊与他交好,这茨木童子,只怕绝非善类。”


  “他善不善类,和我们有什么关系,”玉藻前望着窗外,发间的簪子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我们要的,是这京都的火愈发旺盛,是要人类的血,偿还妖魔的债,他茨木童子来把这水搅浑,对我们未必不是好事。”
  “真正该头疼的,是那个腹背受敌的天皇,”玉藻前的手握紧了窗台,脸上浮现出一丝狠意,“这天皇的前朝后宫,混入妖魔无数,他却还沉迷在自己的太平盛世里,只怕最后落得尸骨无存,他还不知自己是死在谁手里。”


  玉藻前挥了挥手,让黑衣人退下,他自己却看着窗外春光正好,呆呆地坐了许久。
  他拔下了发间的长簪,是蝶恋花的造型,清晨的时候,天皇亲手帮他插到发间的。
  从前都是他为天皇梳洗,今日却不知是怎的,天皇非要闹着为他梳妆。
  他细长微凉的手指沾着润泽的口脂,细细地涂抹在玉藻前的唇上,小心翼翼地勾画。两个人离得很近,鼻尖相对,轻轻一抬头,柔软的嘴唇就碰到了一起。


  玉藻前回想起这一幕,不由将长簪握得更紧,却不小心刺破了自己的手指,殷红的血珠一滴滴滚落下来,将衣服都染红了一小片。


  玉藻前的视线凝在了那一小片殷红的血上。
  其实妖魔的血很多是冰冷的蓝色,他一介大妖,却偏偏是和人类一样温暖的红色。
  是和天皇一样的红色。


  就在今早,天皇也是这样,伏在他怀里,呕出了一片鲜红的血。
  当天皇趴在他怀里咳得喘不过气来的时候,他看着天皇本就苍白的脸青白一片,隐隐泛着灰败的气息,才真切地意识到,这个人,是真的活不了太久了。


  这个才二十三岁的,孱弱的天皇陛下,已经一脚踏进了黄泉。


  他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含着水喂给了天皇。
  天皇的眼睛湿漉漉地看着他,痛苦地呜咽了一声。
  他凝视着天皇的眼,一手扣着天皇的腰,温柔而坚决地将水尽数渡到了天皇的口中。


  在这透明无色的水里,藏着魔界的赤炎蛊虫生长所需要的养分。
  而那赤炎蛊虫,就藏在天皇跳动的心脏里。
  是他在一月前混在粥点里,亲手喂给天皇的。


  天皇乖乖地,任他抱着,一点一滴,将水全都咽了下去。
  连着他自己的心头之血一起,成为了供给蛊虫的养分


两人的嘴唇分开了。
  天皇的脸上奇迹般地多了一点血色,似乎终于从刚刚撕心裂肺的咳嗽里缓过来了。
  玉藻前为他擦了擦额角的汗,远远地,能听到宫女为御医引路的声音。


  可人间的御医,又怎能辨别连妖魔都无法抵抗的蛊毒呢?
  终究是徒劳。


  玉藻前低头吻了吻天皇的额头,像在亲吻一只猫儿。
  他的额头很凉,玉石一样,正如他不断流逝的生命。


  他快死了。
  这位人世最尊贵的天皇,快死了。


  玉藻前比谁都清楚这一点。
  可他却没有看到,他看见天皇吐血时,瞬间惨白的脸。
  连他抱着天皇的手,都在微微地发抖。


  可偏偏,他没有察觉。


-
改了天皇的年龄,十五岁登基,现在二十三。茨木十五。
  《囚笼》和《和离》算是平行世界吧,所以茨木酒吞他们都来打了酱油,但是剧情的走向不都一样,比如茨木和酒吞这次就是携手打江山,好好谈恋爱,没有和离里结局惨烈。
还有今天提到的蛊虫,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了,就是天皇生病,藻哥喂他喝粥,结果青衣的镯子变色了那一段……..大家都以为是下毒,其实比下毒可怕。
好了我带藻哥先走一步了。


“你猜我是天使,还是恶魔......亲爱的姐姐?”

-.-草稿流
-.-谁能满足我想要个弟弟的心愿

太太画得太可爱了!

白泽:

一直爆肝,所以画有很多bug!!!!!
不要在意细节,开心就好啦!
丹尼尔大人生日快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给蜉蝣瑞金文的配图
看文走评论(超可爱)

喜欢的太太关注我了?!我不是在做梦?!(尖叫)

【嘉瑞嘉】传染

得了一种嘉病

阿曼:

提前注:是软乎乎的真刀子



叫做嘉德罗斯的龙独自一龙在深山居住了好几百年,有一天来了一个王子。


这个王子叫做格瑞,他拿屠龙烈斩指着龙说:


“交出公主。”


“你要找的龙应该姓雷,我姓嘉,不抓公主。”


“不要狡辩。”


嘉德罗斯心想这个王子可能有病,这里没有什么劳什子公主,只有自己这条龙。


他冲王子喷火警告。


“滚开,你找错龙了。”


古往今来王子都是要杀死恶龙带回公主的,格瑞坚信自己没有走错龙窟,他神色沉沉,磨刀霍霍向恶龙。


龙觉得解释不通,就跟王子打了起来。


这一场打了平手,龙觉得还挺爽,而且这个王子——长得还不赖。


“你什么时候赢了我,我就让你带走公主。”


龙撒了个小谎,他还想再跟对方打几回。


王子闻言面含愠色收刀走人,如落了雪的寒冰湖。




三天后王子又来了。


他带了不少东西,吃穿住行备齐全套,像是下定决心要带走公主。


龙心里美滋滋,有架打了,开心。


他们打啊打啊,从早上打到晚上,从白天打到夜里,打了一百次平手,打累了就躺在地上休战。


“你在喝什么?”龙问。


“牛奶,要吗。”王子回答。


“噢,牛奶——”龙拖长声音,“不要,会要我命的。”


王子想,就算难喝也没有那么夸张,看来这只龙很讨厌牛奶。


一个礼拜后有侍从跑来通告消息。


他说:“公主回来了,是个叫安迷修的骑士带回来的,国王要把公主许配给骑士啦!”


王子看了眼龙。


“抱歉,看来我的确找错了。”


“没关系。”龙说,“你是不是要走了?”


“对,我要走了。”


王子回了王国,他的公主要嫁给别人了,他不用再跟龙打架了,好像没有那么难过,但好像又有点难过。


国王看着郁郁寡欢的王子拍了拍他的肩。


“别伤心,骑士他走了,他去找一条叫做雷狮的龙了,公主归你了。”


王子想,其实公主也没什么好的。


他也想回去找龙,但他是王子,童话里王子都是要跟公主幸福生活在一起的。





深山里的龙觉得自己很奇怪。


他不太正常,他竟然觉得孤独寂寞,他可是独自生活了好几百年的龙,怎么会孤独。


他想,自己肯定是被人类传染了,传染了一种会感觉到难过的重病。


这条龙本来不想当恶龙的,但他现在觉得这个病要怪王子,所以他飞下山把王子抓回了龙窟。


王子有点开心,但又假装很平静。


“你是龙,龙应该抓公主。”


“我不是他们,我不听童话故事,太傻了。”


王子茅塞顿开。


为什么要管别人的狗屁童话故事,太傻了。


“你抓我上来干什么的?”


“治病,我想跟你打架。”


“我不想打。”


“那你坐着,我看看也好。”


“你生什么病了。”


“我不清楚,你别走了,不然我这里不舒服。”


龙指了指自己的左胸口。


“好,那我不走了。”


几天后国王领人来找王子顺便讨伐恶龙。


王子挥挥手把他们都给赶走了。


国王很生气,走之前告诉他:


“公主生病了,女巫说要一颗金色宝石才能治好,不然公主就要死了,你是王子,怎么能坐视不管。宝石就在龙窟里,你看着办吧。”


王子不想跟公主结婚,但那是一条人命,拿块宝石救一下,无伤大雅。


“他们走了?”龙从里头探出脑袋问。


“嗯,走了。你这里有没有金色的宝石?”


“要金色宝石做什么?”


“公主病了,女巫说要宝石才能治好。”


“这样啊,我有,过几天给你。”


王子想,他的龙是世界上最好的龙。


传说龙都有金山银山,看来传说是对的。


龙从王子嘴里听到好多回公主,他觉得王子一定很喜欢公主。


龙又开始难受,他想,自己应该也病得很重了。


有侍从来催促王子:


“公主快病死啦,王子您快回去吧。”


王子想了想,委婉地找了龙。


“可以今天把宝石给我吗?”


“你有牛奶吗?我想喝,喝完给你。”


龙化成人形,王子愣在原地,这金头发真是耀眼得不行。


王子想,他的龙一定是世界上最好看的龙。


“我以为你不喜欢牛奶的。”


“喜欢的。”


爱屋及乌,都喜欢。


于是格瑞王子把牛奶给了名为嘉德罗斯的巨龙。


龙坐在他身边,慢悠悠喝完牛奶,然后回了窟里。


“我睡一觉,你一会儿进来自己拿。”


王子有点生气,他觉得龙可能并不是很想把宝石给他,但这是他喜欢的龙,他又气不大起来。


快晚上的时候龙还没醒,王子就去看。


他推了推龙,龙喘不过气,难受得很,但他还是抬眼睛冲王子笑了笑。


“我就要死了,我一定是世界上第一条死于牛奶过敏的龙。再等一下,等我死了你就能拿到宝石了,你看我眼睛,好看吗,给你了。”


什么都给你了。


王子愣住了,如果他知道金色宝石是龙眼睛的话他一定不会要的,公主就请她去世吧。


可是现在来不及了。


龙睡着了,再也没醒过来。





王子回了王国,独自过完了一生。


有人问他宝石在哪,他摇摇头。


有人问他喝不喝牛奶,他也摇摇头。



“真不要吗?你以前很喜欢的。”


“我现在牛奶过敏,喝了不舒服。”


“是吗?怎么就过敏了。”


“传染的。”






End.

手癌B(秃头ver.):

我来浑水摸鱼了!

起伏:

预售时间:11月4日19:00——12月7日23:59

预售地址:戳这里mmm

具体详情 请小伙伴们详细阅读宣图

转发 本宣并购买本子截图给淘宝客服领取瑞金无料文件夹#感谢小伙伴们支持#

参本画师:

阿十 @变态十 ,BB @手癌B ,阿和 @和也 ,七次瓜 @七次瓜 ,T岚 @T岚 ,时予 @爆炸予 ,屿 @屿 ,五楼 @❆snniou❆ ,芽芽 @南瓜饼好吃么 

本子收纳了以上太太全部妖怪paro作品

 本子进度 发货售后 已经 后续的场贩 可以关注lof

如果出货赶得上的话 会参加cp21

   来自非洲人的仰望(锻到爷爷我一天都不睡觉)
  三日月三日月三日月三日月三日月三日月三日月三日月三日月 三日月三日月三日月三日月三日月三日月三日月三日月三日月 三日月三日月三日月三日月三日月三日月三日月三日月三日月三日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