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北徐公

【嘉瑞嘉】传染

得了一种嘉病

阿曼:

提前注:是软乎乎的真刀子



叫做嘉德罗斯的龙独自一龙在深山居住了好几百年,有一天来了一个王子。


这个王子叫做格瑞,他拿屠龙烈斩指着龙说:


“交出公主。”


“你要找的龙应该姓雷,我姓嘉,不抓公主。”


“不要狡辩。”


嘉德罗斯心想这个王子可能有病,这里没有什么劳什子公主,只有自己这条龙。


他冲王子喷火警告。


“滚开,你找错龙了。”


古往今来王子都是要杀死恶龙带回公主的,格瑞坚信自己没有走错龙窟,他神色沉沉,磨刀霍霍向恶龙。


龙觉得解释不通,就跟王子打了起来。


这一场打了平手,龙觉得还挺爽,而且这个王子——长得还不赖。


“你什么时候赢了我,我就让你带走公主。”


龙撒了个小谎,他还想再跟对方打几回。


王子闻言面含愠色收刀走人,如落了雪的寒冰湖。




三天后王子又来了。


他带了不少东西,吃穿住行备齐全套,像是下定决心要带走公主。


龙心里美滋滋,有架打了,开心。


他们打啊打啊,从早上打到晚上,从白天打到夜里,打了一百次平手,打累了就躺在地上休战。


“你在喝什么?”龙问。


“牛奶,要吗。”王子回答。


“噢,牛奶——”龙拖长声音,“不要,会要我命的。”


王子想,就算难喝也没有那么夸张,看来这只龙很讨厌牛奶。


一个礼拜后有侍从跑来通告消息。


他说:“公主回来了,是个叫安迷修的骑士带回来的,国王要把公主许配给骑士啦!”


王子看了眼龙。


“抱歉,看来我的确找错了。”


“没关系。”龙说,“你是不是要走了?”


“对,我要走了。”


王子回了王国,他的公主要嫁给别人了,他不用再跟龙打架了,好像没有那么难过,但好像又有点难过。


国王看着郁郁寡欢的王子拍了拍他的肩。


“别伤心,骑士他走了,他去找一条叫做雷狮的龙了,公主归你了。”


王子想,其实公主也没什么好的。


他也想回去找龙,但他是王子,童话里王子都是要跟公主幸福生活在一起的。





深山里的龙觉得自己很奇怪。


他不太正常,他竟然觉得孤独寂寞,他可是独自生活了好几百年的龙,怎么会孤独。


他想,自己肯定是被人类传染了,传染了一种会感觉到难过的重病。


这条龙本来不想当恶龙的,但他现在觉得这个病要怪王子,所以他飞下山把王子抓回了龙窟。


王子有点开心,但又假装很平静。


“你是龙,龙应该抓公主。”


“我不是他们,我不听童话故事,太傻了。”


王子茅塞顿开。


为什么要管别人的狗屁童话故事,太傻了。


“你抓我上来干什么的?”


“治病,我想跟你打架。”


“我不想打。”


“那你坐着,我看看也好。”


“你生什么病了。”


“我不清楚,你别走了,不然我这里不舒服。”


龙指了指自己的左胸口。


“好,那我不走了。”


几天后国王领人来找王子顺便讨伐恶龙。


王子挥挥手把他们都给赶走了。


国王很生气,走之前告诉他:


“公主生病了,女巫说要一颗金色宝石才能治好,不然公主就要死了,你是王子,怎么能坐视不管。宝石就在龙窟里,你看着办吧。”


王子不想跟公主结婚,但那是一条人命,拿块宝石救一下,无伤大雅。


“他们走了?”龙从里头探出脑袋问。


“嗯,走了。你这里有没有金色的宝石?”


“要金色宝石做什么?”


“公主病了,女巫说要宝石才能治好。”


“这样啊,我有,过几天给你。”


王子想,他的龙是世界上最好的龙。


传说龙都有金山银山,看来传说是对的。


龙从王子嘴里听到好多回公主,他觉得王子一定很喜欢公主。


龙又开始难受,他想,自己应该也病得很重了。


有侍从来催促王子:


“公主快病死啦,王子您快回去吧。”


王子想了想,委婉地找了龙。


“可以今天把宝石给我吗?”


“你有牛奶吗?我想喝,喝完给你。”


龙化成人形,王子愣在原地,这金头发真是耀眼得不行。


王子想,他的龙一定是世界上最好看的龙。


“我以为你不喜欢牛奶的。”


“喜欢的。”


爱屋及乌,都喜欢。


于是格瑞王子把牛奶给了名为嘉德罗斯的巨龙。


龙坐在他身边,慢悠悠喝完牛奶,然后回了窟里。


“我睡一觉,你一会儿进来自己拿。”


王子有点生气,他觉得龙可能并不是很想把宝石给他,但这是他喜欢的龙,他又气不大起来。


快晚上的时候龙还没醒,王子就去看。


他推了推龙,龙喘不过气,难受得很,但他还是抬眼睛冲王子笑了笑。


“我就要死了,我一定是世界上第一条死于牛奶过敏的龙。再等一下,等我死了你就能拿到宝石了,你看我眼睛,好看吗,给你了。”


什么都给你了。


王子愣住了,如果他知道金色宝石是龙眼睛的话他一定不会要的,公主就请她去世吧。


可是现在来不及了。


龙睡着了,再也没醒过来。





王子回了王国,独自过完了一生。


有人问他宝石在哪,他摇摇头。


有人问他喝不喝牛奶,他也摇摇头。



“真不要吗?你以前很喜欢的。”


“我现在牛奶过敏,喝了不舒服。”


“是吗?怎么就过敏了。”


“传染的。”






End.

评论

热度(730)